「观点」“资本密集型”的中国足球,还剩多少辽小虎式初

辽宁宏运的退出,刺痛了很多球迷的神经。这支成立至今已走过67载风雨的老牌劲旅,最终还是倒在了资本的寒冬前。 长期欠薪、无力维持日常运营,再深厚的底蕴,也敌不过现实的洗礼。 辽足的退出让人唏嘘,而它也是整个东北足球的一面镜子。这几年来,延边足球降级、退出,长春亚泰降级、挣扎,再到如今辽足的退出,东北足球走上了一条不可逆的颓败之路。放眼整个中超,除了有强大资本在支撑的“异类”大连人,已经不再有东北足球的身影。即便在中甲和中乙,也只剩下黑龙江火山鸣泉、长春亚泰和沈阳城市三支球队,对于曾经盛极一时的东北足球而言,这样的结果着实惨淡。这十年来,中国足球的发展,经历了几轮浩浩荡荡的洗牌,但一个方向是不变的:职业球队越来越往经济发达省份聚集,中国足球越来越成为资本的游戏,成了“资本密集型”产业。翻看2020年中国职业联赛版图,你会发现,东北足球的没落,真的不是一个意外。江苏,这个十年前在中国足坛并没有太大存在感的经济大省,一下子成为坐拥职业俱乐部最多的省份,除了中超的江苏苏宁外,南通支云、泰州远大以及递补的苏州东吴、昆山FC,四支球队携手征战中甲,而在中乙赛场也还活跃着盐城鼎立、南京枫帆,七支球队征战各级别联赛,冠绝全国。除此之外,山东坐拥两支中超+四支中乙, 总数仅次于江苏;广东则以三支中超+一支中甲+一支中乙俱乐部位居第三。而有意思的是,广东、江苏、山东在2019年的GDP恰恰是全国前三。GDP最高的省份,坐拥最多中超俱乐部;GDP第二的省份,坐拥最多职业俱乐部;GDP第三的省份,坐拥第二多职业俱乐部和第二多中超俱乐部。中超16强中,有12支球队来自全国GDP排名前11的城市。它所能反应的问题一目了然:资本,在中国足球发展中,其主导性几乎胜过了一切。谈不上绝对的对错,这是不可改变的时代洪流,因为资本聚集的优势,东部或南部沿海城市,足球发展速度远远胜过了东北城市。但是,问题同样也显现了:这些经济强省强市,他们拥有强大的资本实力,坐拥大规模的职业俱乐部,但却未必是足球基础最好的地方,所以也造成了很多并不健康的现象。比如广州恒大, 队内的广州籍球员是“小众群体”;江苏四支中甲球队阵中,江苏本土籍的球员数量也并不多。反倒是,那些有一定足球基础的城市,却因为资本的劣势因为球队的困境,而遭遇人才的流失。比如,以于大宝、郑龙为代表的青岛帮,以蒿俊闵、张稀哲为代表的武汉帮,以冯潇霆、于汉超为代表的大连帮,都没能效力于家乡球队,直到最近这几年,武汉卓尔、大连一方、青岛黄海才卷土重来,但相比恒大上港这样豪门的号召力,显然还无法同日而语。我们无法一巴掌拍死,这样的现象一定就是糟糕的。职业足球,为了更高的薪水、更广阔的发展平台,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。只是,被资本过渡操纵的市场,让职业足球慢慢变了味:当足球变成了工具,变成了手段,我们正慢慢丢掉过去那些美好的东西,而恰恰是那些,才可能成为我们培养出更高水平人才的底气。曾经,肇俊哲、李铁、李金羽、张玉宁这些辽小虎为了共同目标在辽足并肩奋战的故事不复上演。那些温暖的人情味和归属感,为了同样的目标去奋进的勇气,都一点点成为了职业足球里的奢侈品。大家都成了异乡的打拼者, 他们中也许有些人找到了新的归属感,但更多的人丢掉了初心,放下了原来最美好的梦想。资本让职业足球趋向集中化,话语权被集中在少数人手中。平心而论,并不只是中国如此,欧洲顶级联赛也是如此。只不过一个本质的差异是,即便是欧洲联赛中小球队,他们都有着相对完备的造血能力和梯队人才培养模式,所以整个联赛运营在健康的轨道。而资本寒冬下的中国足球,遭遇的却是退出潮,归根结底是几乎没有任何自救能力,这样的结果,怎不让人唏嘘?"content_html":"""content_json":[辽宁宏运的退出,刺痛了很多球迷的神经。这支成立至今已走过67载风雨的老牌劲旅,最终还是倒在了资本的寒冬前。 长期欠薪、无力维持日常运营,再深厚的底蕴,也敌不过现实的洗礼。 辽足的退出让人唏嘘,而它也是整个东北足球的一面镜子。这几年来,延边足球降级、退出,长春亚泰降级、挣扎,再到如今辽足的退出,东北足球走上了一条不可逆的颓败之路。放眼整个中超,除了有强大资本在支撑的“异类”大连人,已经不再有东北足球的身影。即便在中甲和中乙,也只剩下黑龙江火山鸣泉、长春亚泰和沈阳城市三支球队,对于曾经盛极一时的东北足球而言,这样的结果着实惨淡。这十年来,中国足球的发展,经历了几轮浩浩荡荡的洗牌,但一个方向是不变的:职业球队越来越往经济发达省份聚集,中国足球越来越成为资本的游戏,成了“资本密集型”产业。翻看2020年中国职业联赛版图,你会发现,东北足球的没落,真的不是一个意外。江苏,这个十年前在中国足坛并没有太大存在感的经济大省,一下子成为坐拥职业俱乐部最多的省份,除了中超的江苏苏宁外,南通支云、泰州远大以及递补的苏州东吴、昆山FC,四支球队携手征战中甲,而在中乙赛场也还活跃着盐城鼎立、南京枫帆,七支球队征战各级别联赛,冠绝全国。除此之外,山东坐拥两支中超+四支中乙, 总数仅次于江苏;广东则以三支中超+一支中甲+一支中乙俱乐部位居第三。而有意思的是,广东、江苏、山东在2019年的GDP恰恰是全国前三。GDP最高的省份,坐拥最多中超俱乐部;GDP第二的省份,坐拥最多职业俱乐部;GDP第三的省份,坐拥第二多职业俱乐部和第二多中超俱乐部。中超16强中,有12支球队来自全国GDP排名前11的城市。它所能反应的问题一目了然:资本,在中国足球发展中,其主导性几乎胜过了一切。谈不上绝对的对错,这是不可改变的时代洪流,因为资本聚集的优势,东部或南部沿海城市,足球发展速度远远胜过了东北城市。但是,问题同样也显现了:这些经济强省强市,他们拥有强大的资本实力,坐拥大规模的职业俱乐部,但却未必是足球基础最好的地方,所以也造成了很多并不健康的现象。比如广州恒大, 队内的广州籍球员是“小众群体”;江苏四支中甲球队阵中,江苏本土籍的球员数量也并不多。反倒是,那些有一定足球基础的城市,却因为资本的劣势因为球队的困境,而遭遇人才的流失。比如,以于大宝、郑龙为代表的青岛帮,以蒿俊闵、张稀哲为代表的武汉帮,以冯潇霆、于汉超为代表的大连帮,都没能效力于家乡球队,直到最近这几年,武汉卓尔、大连一方、青岛黄海才卷土重来,但相比恒大上港这样豪门的号召力,显然还无法同日而语。我们无法一巴掌拍死,这样的现象一定就是糟糕的。职业足球,为了更高的薪水、更广阔的发展平台,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。只是,被资本过渡操纵的市场,让职业足球慢慢变了味:当足球变成了工具,变成了手段,我们正慢慢丢掉过去那些美好的东西,而恰恰是那些,才可能成为我们培养出更高水平人才的底气。曾经,肇俊哲、李铁、李金羽、张玉宁这些辽小虎为了共同目标在辽足并肩奋战的故事不复上演。那些温暖的人情味和归属感,为了同样的目标去奋进的勇气,都一点点成为了职业足球里的奢侈品。大家都成了异乡的打拼者, 他们中也许有些人找到了新的归属感,但更多的人丢掉了初心,放下了原来最美好的梦想。资本让职业足球趋向集中化,话语权被集中在少数人手中。平心而论,并不只是中国如此,欧洲顶级联赛也是如此。只不过一个本质的差异是,即便是欧洲联赛中小球队,他们都有着相对完备的造血能力和梯队人才培养模式,所以整个联赛运营在健康的轨道。而资本寒冬下的中国足球,遭遇的却是退出潮,归根结底是几乎没有任何自救能力,这样的结果,怎不让人唏嘘?

责任编辑:波盈体育

文章来源:新闻,本文唯一链接:http://www.jinshanghuiguan.com/news/4359.html

标签:[db:关键字] |
[db:关键字]_「观点」“资本密集型”的中国足球,还剩多少辽小虎式初 - 波盈体育